中国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0|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老鬼与小明(科幻军事小说)

[复制链接]

6

主题

6

帖子

4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44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50:0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莫杰在朦胧中感觉被人用冷水泼面, 苏醒过来. 眼前看见三名蒙面男子穿着迷彩军服. 两名手持AK47步枪, 另外一名手中拿着开山刀, 用华语对莫杰说:
莫杰先生, 你醒了吗?”
你们是谁?”, 莫杰依稀记得自己在云南进入缅甸边境的时候, 遇到伏击, 被武装分子挟持, 头部被人重击之后就昏倒了.
我们希望你父亲帮助, 供应军火, 让我们与缅甸政府军决一死战!”
我父亲是不会帮助你们的!  流氓!  我警告你, 最好快点放了我, 否则解放军进来, 你们死定了!”
还未说完, 心口已中了一拳!
哎哟!”
针刺不到肉不知痛! “,手起刀落, 蒙面人用开山刀割下莫杰左手戴着戒指的中指
我们会送你父亲一份厚礼, 哈哈哈!”
莫杰父亲是云南省书记兼政治局候补委员莫长征, 收到断指的包裹后十分震惊,立即通知北京, 中南海于是指示外交部要求缅甸拯救人质, 但是缅甸方面爱理不理, 云南地区武警蠢蠢欲动, 但中央军委已发出命令, 武警和公安不能越境执法,最后经政治局讨论, 中央决定由解放军参谋二部采取秘密营救行动.
经过严格筛选, 二部决定派出林明少校, 林明, 25, 曾任空降特种部队, 后来调任参谋二部参与对日本军事情报工作, 他是云南人, 熟悉印支半岛的山区环境,为了支持单人匹马的秘密行动, 中央军委决定今次采用中国科学院和工程科学园研制的新装备, 战斗神经软甲 (combat neuro-exoskeleton), 这是一种最新的科研产品, 原来是作医学义肢用途, 帮助伤残人士, 这类软甲用特殊物料制造,并安装了电子神经传感器, 把传感器连接脑部, 伤残人士便可以控制软甲活动, 等于长出了新的义肢, 后来解放军参与改进, 把这些软甲安装在特种兵身上,便可以加快四肢活动的速度, 而且因为用太阳能发动, 减少了士兵的疲劳,但是因为成本昂贵, 所以只有少数情报人员和特种部队使用.
今次的战斗软甲附加了一个由上海神经科学研究所开发的意识合成器” , 它的基础结构是一个遥控装置, 一个经过训练的士兵可以躺在一个密封的特制感应囊, 全身赤裸被感应接口包围, 透过人造卫星便可以控制千里之外的软甲活动, 今次行动中这个合成器加以改良, 直接植入林强的脑袋, 所以那位遥控士兵不但可以控制软甲, 更可以透过林强的五官感受视觉, 听觉, 味觉, 嗅觉等等, 甚致可透过林强的咀巴说话, 所以穿着了这种特制软甲的士兵等于鬼上身一样, 同时受到另一个在千里以外的人控制, 关键点就是科学家不能编写两个意识如何协调的程序, 怎样和谐地发挥软甲的最佳作用就依靠两个人的处事技巧和合作关系, 所以这种新科技其实是科学和艺术的最高结合!  
鲁贵, 绰号老鬼”, 也是云南人 , 缅甸华侨, 能说能听缅甸语, 上世纪曾参加中越边境战争, 深入虎穴, 但后来在北京遇上车祸, 双腿需要截肢,从此转到解放军从事研究工作, 但仍然经常锻炼身体, 并获得伤残奥运会射击金牌, 被选中担任今次行动战斗软甲的遥控员. 行动开始了, 老鬼躺在云南参谋二部秘密地下室的遥控囊, 日夜都有武警战士守卫,  林明脑部植入了意识装置及穿上战斗软甲. 打扮成为缅甸华侨, 经云南边境进入缅甸境内.
小明, 老鬼在此, 你在吗?”
当然在, 不要那么啰嗦!”
小子, 请尊重前辈多一点! 你们这些新一代没有实战经验, 小心骄兵必败!”
我不明白, 我独自行动已经可以, 多一个人碍手碍脚!”
姜越老越辣, 你不要看轻我们还些红军老人家!”
林明首先到达缅甸境内的安全屋, 控制员讲解情况后指示他假扮莫长征的私人代表与对方谈判, 然后见机行事, 把他的儿子拯救出来. 林明于是依照联络方法找到对方的接头人, 被搜身和用金属探测器扫描, 因为软甲非常贴身而且控制器已经植入在脑内, 所以不容易被对方察觉.  他然后被黑布蒙眼, 乘了大概一小时车程, 下车后再步行三十分钟左右, 解开黑布后看见三个武装分子,其中一名自称坤沙, 他用华语说出军火要求:
我们需要RBG火箭和反装甲导弹, 各一千支
林明回答 :“这么大胃口, 休想!”
你这么嚣张! 根本不想谈判!”
林明接捺不住 :“你当我们中国人是羊牯吗?”
岂有此理! 我送你多一只手指吧!”
老鬼觉得越来越不对劲 ,心急如焚, 恐林明会破坏大事, 此际竟然突然可以控制林明的嘴巴说话.
老兄, 不要这么劳气, 万事有商量!”
对方果然息怒, 回答:
你这样说话的态度才象样嘛!”
老兄, 我只是莫长征的私人代表, 莫先生不是中央军委会, 也不是解放军将领,如果这么张扬一次过把大量军火给你们, 实在有困难的, 希望你谅解!”
但是我们一定要有这一批武器, 才能和缅甸政府周旋!”
这样吧, 你让我多逗留几天, 可以给我们多点时间商量, 然后再告诉你好吗?”
我要先和首领研究, 请你等一会.” 坤沙走出了小屋, 只剩下两名武装分子看守林明.
大约十五分钟后坤沙回来, 对林明说:
首领明白你们的处境, 同意你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继续谈判.”
请代我感谢您的首领, 但是我还有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请说.”
我想探望人质, 以便我对莫先生确定他儿子的安全, 父母之心, 希望你明白! 我只是一个人前来, 身上没有武器和任何追踪器, 不会对你们有所不利!”
坤沙想了一会,
好的, 你今晚就在这里留宿, 明天我带你去探望莫杰.”
第二天早上, 两名武装人员进入小屋带走林明, 走过一些迂回的小路, 沿途有很多武装分子正在巡逻, 到达另外一间石屋, 门上有铁链锁住, 打开锁后进入屋内看见莫睡在床上, 旁边有一名女子在照顾他, 林明弄醒他, 醒来惺忪睡眼, 间道:
你是谁?”
我是你父亲的下属, 前来谈判, 想办法把你救出来.”
太好了! 我知道父亲一定会救我!”
老鬼看见莫的样貌, 觉得此人不是正人君子, 似是一个倚靠父亲权势的纨裤子弟,对林明说:
我看这不是一个乖巧的孩子!”
偏见! 你们上一代总是什么都看不顺眼!”
因为有人监视, 林明不说太多, 他此行目的只是想知道囚禁的位置, 晚上林明借意小解走出了小屋, 为了想清楚整个基地的形势, 于是步近了一棵大树, 运用软甲的力量双腿一挣跳到树顶, 观察整个基地的布局和逃走路线, 老鬼对林明说
缅甸人跟越南人一样, 喜欢设置陷阱, 小子! 你要小心!”
老鬼这是什么年代? 你太落后了!”
第三晚, 林明决定行动, 他首先假装小解, 守卫开门后林明借助软甲力量用拳把那个守卫击晕, 并在腰间找到匕首, 向咽喉一割, 立即断气死亡. 跟着立即走近一棵大树, 利用软甲力量跳到树上, 接着像猴子搬跳到另一棵树上, 直至到了一棵接近囚禁石屋的大树, 完全避过了基地周围所有巡逻的武装人员, 他细心观望, 发现石屋由两名武装分子看守,  趁他们不察觉的时候纵身一跳, 降落到屋顶上, 他慢慢近屋后的顶边, 在袋中掏出了一个钱币, 大力掷向屋后远处, 其中一名守卫果然被吸引, 当他正在屋后查看的时候, 林明抓紧机会一跃而下, 运用软甲的惊人臂力把对方箍毙, 跟着他跳回屋顶, 蹲下来慢慢移向屋顶前, 发现另外一名守卫正在门前抽烟, 林明于是跳下, 整个身体压向对方身上, 随即运用软甲力量, 迅速扭断他的颈骨, 并从身上搜到钥匙, 打开锁炼后入到屋内把目标救走.
林明和莫杰走进了小路, 因为已经是深夜, 而且没有灯光, 黑暗非常,  突然一声察卡”,惨叫一声, 原来他右褪被陷阱夹着, 老鬼立即林明说:
小子! 小心提防陷阱!”
林明觉得自己实在太大意, 回答:” 老鬼! 我应该听你的话!”
未及半刻, 有两支竹箭飞过来, 林明觉得已经走避不及, 幸好突然老鬼可以控制软甲, 左手用力将两支竹箭拨开, 林明并没有受伤, 但是已经有点惊惶失措, 老鬼开始控制软甲行动. 他立即用力解开莫杰腿上的陷阱, 然后运用软甲大力劈断一条枝, 一边匍匐前进. 一边用树枝作为探测杆, 扫拨前面的泥土和草丛, 果然破解沿途不少陷阱装置, 但是因为刚才莫杰大叫一声, 已引起武装分子注意, 动员追赶过来, 大约到了天亮的时候, 林明和莫杰已经走出树林, 但身后300米左右有一名武装份子正想向他们扫射, 刚刚有一辆缅甸陆军运兵车经过, 武装分子只好放弃追捕, 退返森林里.
他们走出森林后, 接近一个小村庄, 莫表示不想进入村庄, 林明问他为什么, 莫杰知唔以对, 林明说: “我们缺水缺粮, 必须进行补给, 否则未进入中国境内已经暴毙!” 莫虽然极不愿意也只好听从, 但是从口袋中拿出一张手柏,把面部蒙住, 林明又问他为什么这样做, 莫回答: “听说缅甸边境有很多传染病, 做一些预防措施比较好一点!”  进入村庄后, 林明觉得非常奇怪. 这个村庄里的家家户户都关上了门, 非常荒凉, 只有三数个孩童在街中玩耍, 但村中附近的森林传出了人声, 林明和莫杰于是匆匆走进森林, 试图找一点粮食和水源, 可是进入了树林后发觉四处无人, 天色突然变化, 乌云密布, 滂沱大雨,雷电交加, 林明和莫走到一棵大树下避雨, 但雨势越来越大, 那些雨点打落身上越来越重.
“啊! 不关我事! 不关我事!” 莫突然大叫, 林明于是转头一看, 吓了一跳,
天上落下来的不是水点, 而是一个一个血淋淋的眼球, 莫身上满布眼球而且每个眼球的眼珠都凝视着他, 软甲的遥控器突然中断连结, 老鬼什么也看不见, 于是对林明说:
“发生什么事情?”
眼前的情景实在非常震撼, 林明虽然不信相信鬼神, 但是这些现象用常理是无法解释的, 过了大概十五秒之后, 天色突然好转, 异象消失了, 软甲的联络装置也恢复正常, 林明对老鬼说:
“老鬼! 实在不可思议! 我看见异象! 非常恐怖!”
“小子! 不要惊慌! 平生不作亏心事,  半夜敲门也不惊, 你是否看见不清洁的东西吗?”
“一些无法用常理解释的事情!”
林明和莫惊魂甫定之后慢慢向前走, 终于走出了小树林到了河边, 正当他们想渡河的时候, 平静的河面出现无数气泡, 有一些物体跟着浮出水面, 林明上前一看, 惊见原来是一个一个的肾脏, 这次老鬼也看见了, 对林明说:
“小子! 不要惊慌, 你要保持镇定, 这些奇怪的现象可能和莫有关,你去审问他吧!”
林明于是闭目养神, 然后深呼吸, 保持心里平静, 隔了十秒后睁开眼睛, 异象消失了, 他一拳打向莫的腹部.
“哎哟! 你为什么打我?”
“你究竟隐瞒了什么? 快说!”
“我没有…”林明再打一拳.
“你说, 还是不说?”
“我说! 我说!半年前我发现云南省器官黑市买卖市场非常蓬勃, 于是与缅甸边区的匪帮合作, 用威吓手段强迫那些少数民族出卖眼角膜和肾脏, 然后在国内高价售出, 赚了很多钱, 可能因为有一些族民憎恨我, 把我的身份透露给武装分子, 他们便绑架了我!”
老鬼说: “小子! 你现在相信吧, 这家伙不是好人!”
虽然眼前并不是一个好人, 但这是国家任务, 林明终于安全地把莫杰送回云南.
中央军委会高度评价今次秘密行动, 并借鉴这经验决定成立一支由退伍军人搭档少壮兵哥的特种战斗软甲军事情报部队, 一老一少, 一刚一柔, 一阴一阳,
简称 ”阴阳别动队”.
(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